首页 »

18个月在废墟上建一座新城,汶川10年重建珍贵影像首次在沪展出

2019/9/11 19:15:19

18个月在废墟上建一座新城,汶川10年重建珍贵影像首次在沪展出

 

2008年5月12日,地动山摇,一场共和国史上最大的地震,让温情和坚毅一下弥漫全国,在无数奔赴灾区救援的人群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规划师。“十年前的今天,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工程院做建筑学教学评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建国回忆,消息传来时,很多同行开始自发组队,当天晚上,全国各地的规划建筑师就聚集到了汶川第一线。

 

今天下午,“城影相间,汶川十年规划行动”影像展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开幕。215幅影像作品,均出自当时亲历灾区援助和重建的建筑师和规划师之手,既有伤痕累累的大地、支离破碎的城市,也有众志成城的救助,和浴火重生的家园。

 

展会现场,一位妈妈指着墙上照片对儿子说:“看,这个小孩就和你一样大。”

 

影像展从2008年5月12日那声巨响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搜救团队进入满目疮痍的街区进行搜救。“在人间”的摄影者成文军是第一时间奔赴灾区的志愿者,他以平视的角度,拍下了灾区的人间百态:汶川街头聚满了惶惶无所依靠的人群,这里有来自江苏的消防队员,从河南赶到灾区抢险的济南军区官兵,也有来自重庆餐饮行业的志愿者为灾民提供免费的热菜热饭……

 

“在人间”:展现灾后现场的满目疮痍和众志成城的救援工作——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北京清华城市规划院、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院、东南大学建筑学院等“规划战士”纷纷奔赴北川、汶川、绵竹、都江堰。5月12日当天灾区消息传来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正在做带队去灾区的准备工作。5月20日,清华的规划队伍已在映秀何谈和汶川县城河边县建设局危房包围的坝子上安营扎寨了。

 

清华灾后重建规划组。

 

从汶川到成都,正常1个小时的车程在当时变得遥不可及,穿越塌方区的观察哨时,红绿小三角旗的起落成就了无数危若累卵的生命线的日断日续。“第一次上萝卜寨,我的‘牧马人’是从塌落的两块巨石缝隙中‘挤’过去的。”听着车体与岩石磨出的尖厉噪声让人脊背发凉,而沿着刚抢通的一米多宽的工字小道开上黑虎寨更是让人汗毛倒竖。“站在聚源中学废墟上那一幕,我这辈子都无法挥去。”在家长们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尹稚举起相机拍摄了在废墟上一束半枯萎的小花,去诉说一种无言的悲痛。这次展览中,尹稚的作品都多以呈现强震破坏下自然地景的嗜血伤口,以山河破碎来代替人间悲泣。

 

尹稚所摄的2008汶川干热河谷——

 

在这场举全国之力的重建中,也创造了不少“奇迹”。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和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组成的“国家队”负责重建北川新城,一个规划人口10万,近期建设5平方公里的新城,居然在18个月里交付竣工,这在中国建筑史上创下了不可能完成的奇迹。成都彭州白鹿镇领报修院,是一座始建于1895年的建筑,是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汶川地震中损毁严重,大部分都已经坍塌。2015年,领报修院成功修复到上世纪初竣工时的样态,这是全国文物保护史上的首例。

 

北川新城——

 

修复古建筑领报修院——

 

“上海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都江堰的‘壹街区’项目和国家地震遗址历史博物馆都是由同济大学的规划师团队主持重建的。”本次展览策展人、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王伟强告诉记者,壹街区是都江堰的永久灾民安置点,有9个街坊,占地1平方公里,当时共有有9位同济大学建筑师参与进来。9个街区,同样是住宅楼,建筑风格却各异,色调活泼,体现了建筑的多样性。以“裂缝”为主题建设的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将主体建筑置于地表之下,营造出大地被撕裂的地景,将灾难事件永远铭记于大地之间。

 

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

都江堰灾后重建建筑——

 

“汶川地震从灾难发生、救助、到重建,都是一个社会遗产,是留给未来的思考和教训。”王伟强告诉记者,从去年5月开始筹办这次展览,共收到了4000多张投稿,最终展出的215张,大部分都是参与汶川援助和重建的亲历者所拍摄的珍贵影像。“这场惊天大灾带给我们启示,首先要敬畏自然,城市不能无限制扩张;其次要敬畏历史,地震中大部分倒塌的建筑都是改革开放以后,甚至近二三十年建的,但是许多历史古建筑反倒幸存下来;最后,在追求社会发展的同时,要敬畏生命,保障生命的安全。”

 

幸存者——

 

十年一瞬间。这场生死挪移,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走向,不少人因此第一次感受到大山以外的世界,不少人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不少人以更真诚的态度拥抱生活。“从大爱无疆到公民社会的觉醒仿佛在一夜之间,因此有人称2008年为公民元年,而这,也是多元参与的元年,是自下而上重塑社区生活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