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最巨大学通史:“大中小”一贯制是谁发明的?

2019/8/14 6:18:29

国内最巨大学通史:“大中小”一贯制是谁发明的?

今天,历时十余年编撰、全书300万字、照片1000多帧的八卷本《上海交通大学史》问世了,成为国内校史研究领域规模最大的大学通史著作。


交通大学是中国最早的南北两座高等学府之一,伴随中国近代化过程,经历了晚清、民国和新中国3个历史时期。这部1896年至2006年的百年“鉴真实录”,其实也是中国近代高等教育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一个缩影。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了解到,这部跨越3个世纪的最巨校史,大量使用上海交大档案馆、校史馆保存完好的历史文献,还广泛采用《申报》、《南洋周刊》等众多旧时报刊杂志资料,以及校友口述史料,校长、师生等亲历者的文集、日记、回忆录、私家档案等各种原始材料,由此对中国近现代教育史的多项“第一”做出了新解。

巨幅交大师生合影照。


开创“大中小”学堂一贯制


上海交大前身南洋公学创建之初还处于科举时代,它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科举制度的最终废除。南洋公学设立外院、中院、上院,另设师范院,组成“四院”教学制度,建立起中国最早的分层设学、相互衔接的学校体系,开中国近代学制史先河。


有些教育史著述认为,外院、中院、上院,分别对应小学、中学、大学的三级学制。而新的研究表明,1897年开设的外院,并不是相当于小学部,而是为升入中院就读的学生开设的预备班,学制只有3个月。事实上,1899年外院即被裁撤。直到1901年设立附属小学堂后,附小、中院、上院才连成一气,构成一校之内真正意义上的一贯式学制。


校史工作者发现,1896年盛宣怀创办南洋公学,但一时招收不到合格生源,因此除了自设中院、附小培育生源外,更主动扶持资助上海地区有志新学的教育人士、绅商,让他们设立初等和中等性质的学堂。如上海三等学堂、南洋中学、澄衷学堂及苏州中西学堂,还有在江苏劝设的8所小学堂等,都是以盛宣怀所办南洋公学、北洋大学堂为升学目标,推动了上海及周边地区新式学堂兴起,也及早体现了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的联动发展。

校史博物馆成立仪式。


最早附属师范院和出版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四院”之一、于1897年设立的师范院是国内最早的师范教育机构。师范院所编的《蒙学课本》也是近代国人自编的第一本新式教科书。但以往教育史学界多数认为,师范院只是培养附小师资的机构,而事实上《南洋公学章程(1898年)》就规定:“上中两院之教习皆出于师范院”,这其实明确了师范院计划培养的对象包括了中学、大学师资。


在“四院”之外,还有国内第一家大学出版翻译机构——译书院。新研究认为,译书院创设的目的并非专为翻译教科书,因为教科书编译主要由师范院承担。实际上,该院开始以翻译军事书籍为主,后在更多领域推广西学,共译印图书近60种,其中以《原富》、《日本法规大全》、《英国文明史》、《计学评议》等著作最为著名。这一特点,与后来山西大学堂、京师大学堂所设的译书院有着明显不同。

校史博物馆历史名人墙。


留学教育提前“三转向”


校史研究者还以充分史料论述了早期上海交大是一个“留学生的摇篮”。1898年,南洋公学在国内官办学校中率先派出6名学生出洋留学,至1905年共公派出47名学生,占到同期该校毕业生人数的一半,这一比例远远超过现今大学毕业生。另外,自费出国者尤其多,合计不下百余人。专家说,如今看来这一绝对数量并不多,但在那个年代,这与其他学校相比占有绝对优势。


进一步研究发现,20世纪初年,我国留学生绝大多数赴日留学,而从交大校园走出去的留学生则以派赴欧美为主;当时中国社会急需新型人才,也导致“速成留学”风靡一时,而交大系学生的留学期限往往达五六年之久,甚至更长。同时,当年政治界亟待变革,因此法政成为留学热门学科,而交大系留学生则一直以科技实业为主修专业。

 

高等教育史家认为,历史地看,这些留学教育观念富有前瞻性,因为到辛亥革命前后直至民国时期,我国留学教育确实逐渐由“日本向欧美、法政向实科、短期速成向正规学历”进行了过渡和转换。

 

本文图片:海沙尔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