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孩子一睁开眼就想到“他”,海峡两岸家庭如何与“他”抢时间?

2019/10/21 18:53:30

孩子一睁开眼就想到“他”,海峡两岸家庭如何与“他”抢时间?

“我来上海就发现,几乎每位父母都有焦虑感。”台湾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杨文山猜测:“这或许是因为上海的父母对儿女期望非常高,这种期望会产生焦虑。”

 

近日,“民间家风家教实践和转型期家庭文化建设——沪台家风家教研讨会”在上海社科院举行,来自海峡两岸学者对于两岸家庭教育的得与失展开讨论。

 

两岸同为教育焦虑

 

显然,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杨雄同意台湾同行的观点。他的研究显示,由于上海家庭教育仍然是以母亲教育为主,因此不少母亲有着“养育焦虑”。

 

“这种焦虑来自两个方面。”杨雄分析,一是关注孩子身心健康。因为多数上海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焦虑会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未来倘若家庭生育几个孩子,家长焦虑就会被分散”。二是与上海教育制度安排与激烈竞争有关。只要在现行考试选拔制度没有彻底改变前,家长的焦虑无法改变。

 

“在教育焦虑方面,我必须要说两岸非常近似。”杨文山透露,他在台湾研究发现,如果家中有20岁以内的孩子,那么孩子的教育开支当仁不让成为最大消费,占所有消费的62%,如果说得更直白些,那就是孩子的校外补习开支占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

 

家长对教育的焦虑直接会转移到孩子身上。杨雄发现,在上海,有一半家长期望孩子成绩能在班里排前五,于是孩子的压力就来了。“50%的孩子被要求达到前5%,那就是十倍的压力。压力太大容易把孩子压垮。”

 

这个问题在台湾同样存在。岛内孩子一旦进入初二、高二阶段,整个家庭环境就会切换到以孩子为中心,孩子回家后就把电视关掉,每天给孩子吃各种补品。这种期待势必会增加孩子的焦虑感,尤其女孩的忧虑状态会提高的更快。杨文山也通过反面予以印证——只要孩子上了高一、进入大学后,这种全家忧虑状态就会完全消失,家庭互动又回到了原来状态。

 

与手机“抢”家庭时间

 

在上海社科院性别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包蕾萍看来,如今家庭教育早已进入了“划时代”。手机的重要性排在了衣食住行之前,有位德国学者说得很俏皮,一睁开眼睛就想到他(它)的,就是你真正的家庭。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家庭教育是在与诱惑力巨大的网络空间抢时间。“晚餐是个很重要的时间段。”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林如萍研究发现,晚上一家人有没有一起吃晚饭,成为家庭关系和睦与否的一个重要变量,也是维系家长与孩子情感交流的重要场合。

 

但林如萍坦言,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对于利用晚餐时间段存在偏差。她举例,一个学生向她抱怨,她妈妈跟她说晚餐沟通一下,肯定就是一通教训,因此孩子很反感与父母共进晚餐。“这个时候父亲的角色很关键。”林如萍强调,华人社会母亲是孩子主要照顾者,母亲是把教育这个门“守着”,爸爸一进去就说“这个你不懂”,爸爸一做事就说“这个你不会”。“怎样让父母两个人合力教养,发挥父亲在家庭中的作用,是我们比较关注的话题。”

 

在研讨会上,学者还提到如今两岸家庭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家变小、人变少、代变多”。由于少子化现象,家庭规模变小、人数变少。由于生活条件提高,四代同堂的家庭早已经不再鲜见。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结合“划时代”特点,台湾学者在研讨会上介绍了几个有益尝试。

 

比如,提倡家庭阅读。这不是买书给孩子读,家长继续玩手机。台东县家庭教育中心王招兰主任介绍,家庭阅读关键是“共读”,父母各为自己选一本书,孩子也选一本,全家一起读书。目前在全台300多座公共图书馆中都设立了亲子共读区,也邀请更多家庭一起参与共读活动。“如果父母本身不爱读书,买书给孩子也没有用。”她强调说。

 

还有,就是每周都有的各式各样家庭跑步活动。“我们分了6个组,第一组叫全家同乐组,抱小孩、背孙子、推小狗,全部一起跑。绿色的是亲子组,粉红色的夫妻情侣组。”王招兰说:“民众的参与度很高,名额一上线就就秒杀。”

 

“通过这些活动,拉近了家人之间的距离,提高了家庭的凝聚度。”一位台湾学者说。

 

政府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在研讨会上,有台湾学者提到2003 年1月岛内颁布的“家庭教育法”。“条例通过后,我收到一个电话,说英国BBC 要到台师大来采访我,关于家庭教育条例。”林如萍回忆,“我想英国BBC什么时候对台湾这么关注?于是我就写了很多小抄,模拟他可能的问题。”

 

“我本来以为英国人要问通过的意义、目的和愿景等问题,但他一句都没问。他问我,‘中国人不是说法不入家门吗?’”林如萍向外方解释,这个法不是规定家庭该怎么做,而是要求当局提供资源以保障家庭学习的法。

 

台湾“家庭教育法”规定,高中以下学校,每学年要在正式课程以外再实施4小时以上家庭教育课程及活动。条例还规定,县市主管机关应针对适婚男女提供至少4小时的婚前家庭教育课程,以培养正确婚姻观念,促进家庭美满。

 

“在我们台湾有一段时间,你如果要想参加集体婚礼,要跟马英九握握手,你就要先上4个小时的婚姻课程。”这也有一个问题,“如何让民众坐在台下觉得这4个小时是祝福,不是惩罚?”林如萍提问,这成为台湾当局推行这个政策的一大瓶颈。

 

尽管如此,台湾家庭教育入法受到大陆学者的高度评价。“台湾社会把家庭教育提到非常高的位置。”在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王菊芬看来,这个法的关键不在于老百姓怎么做,而是规范各级政府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一直在倡导政府部门有所为有所不为,台湾在这方面走在前头,值得借鉴。”